Albtraum

立派な社会不適合者
人生牢笼

豪猪两难说(一等和三等贺文)

金夏温x李炳宰

*名字前后有意义

*半现实

*双向暗恋

*开放式结局(没有be


Hedgehog's Dilemma,豪猪的身上有刺,当豪猪想要互相靠近互相取暖的时候身上的刺却又会不情愿的刺到对方。 套用在人身上,似乎也是如此。所谓成为大人,就是在反复的接近和远离中找到互不伤害对方的距离。


———————————————————————

首尔的三月罕见的雨,一天之间李炳宰首页上的所有insstory都变成了雨天相关的内容,经纪人给他发了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安排,给经纪人回信以后,确认了一下朋友们发来的信息,然后从工作室的沙发上起来,去卫生间洗漱。

 

这几年似乎除了公演以外的时间几乎都在工作室度过,参加高等rapper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如今作为嘉宾被邀请参与半决赛的录制也是没有想到的事情,夏温似乎当了这一季的制作人,在ins首页看见过他的消息。但也就仅此而已,尽管和夏温还是互相关注的关系,偶尔也会给对方点赞,但似乎很久没有说过话了。

 

现在回想起来,最开心的时期还是高等rapper录制的时候,一起出去玩,有很多共同的朋友,写歌作曲吃饭睡觉都在一起,虽然没有钱也没有多少人认识自己,但是很幸福的时候。

 

后来节目结束,还是没有结束半同居的关系,还总是共用着工作室,新歌的第一个听众也总是对方。尽管节目结束以后就开始有频繁的公演和别的工作,和朋友们在一起也是开心的,最重要的是金夏温一直都在。

 

似乎像是故意的,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澄清节目组说的暧昧关系,李炳宰一直有着自己的私心,如果观众们都觉得我不能离开夏温的话,是不是就能把这段关系再维持的久一点。有的时候金夏温在私下会拿开他搭着肩膀的手,或者是喊他不要用小狗狗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偶尔也会开玩笑问他。

 

“李炳宰,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对啊,你不是早就知道吗?”

 

从某个时刻开始变的疏远,似乎是夏温在某个讨人厌的夏天和他说自己谈恋爱了。第二天李炳宰就见到了恋爱对象,是夏温的高中同学,和姐姐一样在s大读书的高材生。笑起来脸上有两个好看的梨涡,和夏温一样有着温暖气息的娇小纤细的女孩子。彼时他们已经有一些名气了,也不好公开带着女孩子出门玩,多数时间只能在工作室或者家里见面。

 

某个炎热的下午,完成了给朋友feat的曲子以后回家发现夏温正和那个女孩子窝在沙发上看电影,就是这个瞬间让李炳宰觉得自己有必要搬出去了。

 

后来crew里的大家都签了不同的公司和厂牌,活动变的越来越少,虽然没有解散,但也没什么机会一起公演。后来听说夏温和那个女生分手了,后来又和女团成员恋爱了,然后又分手了,再后来朋友们也不会和他说夏温的感情史了。

 

从公司开车回家的路上看见了超市,停车进去绕了一圈,结果只买了一盒草莓牛奶,付完帐以后还忘记拿了。这个超市似乎是以前夏温刚加入的时候大家拍照的地方,又好像不是,五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了,不管是人也好超市也好都不可能和以前一模一样。

 

进门脱鞋脱袜子然后直奔床,这是很久以前就有的习惯,总是睡醒才洗澡,所以会被夏温说很脏。光着脚想去厨房接水喝的时候踩到了被猫叼到厨房玩结果没能收拾的猫玩具,几个月前搬到现在的家里以后养了一只猫,但没有取名字,没时间回家的时候就让经纪人把猫送到妈妈家或者宠物店寄养,现在还没有接回来。

 

猫是普通的虎斑猫,路边捡到的野猫,在首尔最冷的十二月出生的孩子,正好被母猫生在了停车场的角落,但似乎被抛弃了,等了一个晚上没等到母猫回来找小猫,本来以为已经冻死了的小家伙在他抱起来的时候发出了微弱的声音,那一刻李炳宰有个念头,大概金夏温会和他搭话也是因为这种微妙的感觉。


这种你如果不救的话,可能这个生命就真的面临死亡的责任感。


最后还是抱去宠物医院检查了以后带回了家,没取名字是因为取了名字以后,要分开的时候就会变的更舍不得。

 

之前金夏温一直说要养小动物结果没养成,没想到现在倒是白捡了一只。

 

李炳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给经纪人回了一条信息,告诉他接下高等rapper的通告,躲着金夏温也已经那么久了,总归是到见面的时候了。

 

录制当天其实也就是和其他特邀评委还有制作人一起在看台上点评,也不知道主办方是不是故意的,明明可以给他们两个一人安排一个位置,但就是坚持让他们坐在同一个沙发上,李炳宰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只要坐下就会靠在金夏温身上的李炳宰了,但金夏温似乎还是那个一紧张就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的金夏温。

 

几乎一整场的录制都因为金夏温的接触所以在走神,比赛结束以后大家拍合照,金夏温在他要走的时候拉住他说:“炳宰,那么久没见,去吃顿饭吧”

 

其实那之后还有一个其他行程,但李炳宰就和中邪一样给经纪人发了短信,让他延迟那个行程,和金夏温去吃烤肉。

 

烤肉店的座椅太硬了,柠檬水太冰了,老板上菜太慢了,所以才会一坐下就想逃跑。

 

“我听了你的新单曲,又是一位,恭喜”金夏温先开的口

 

李炳宰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在老板上了啤酒以后一边喝一边回答金夏温那些琐碎的问题,老板端上烤肉,有两个夹子,也没有什么抢着烤肉的情节,自己吃的自己烤。伸手拿生菜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夏温的手,假装没事的拿着生菜包肉继续吃,心里想的是夏温的手还是和以前一样像暖炉一样热。

 

李炳宰不喜欢在冬天把自己裹起来,哪怕是下雪的日子也只是穿两件,偶尔多穿一件大衣就出门了,几乎每年都会出现寒冷性过敏,和夏温一起住的时候没少被他唠叨。金夏温和他是不太一样的类型,除非是节目需要swag,不然总是保持着虽然看起来笨重但是很保暖的私服look。李炳宰在实在是冷的受不了的时候就把金夏温的手拉过来和自己的手一起放口袋里,每当那个时候就会稍微好一点。

 

只是喝了一点啤酒,心里的那个草莓男孩在守着的那个火苗似乎就变的旺了一些。

 

有很多想和金夏温说的话,也有抱歉的话,但是没有一句说的出口。吃完饭以后金夏温主动去结的帐,他似乎也还有别的行程,在烤肉店门口要分开的时候金夏温突然说:“这间店是高等rapper 2录制结束以后我们大家和前辈们一起聚餐的店,之前那边租金太贵了,所以搬过来了,但是装修和味道都和以前一样”

 

李炳宰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说了一句:“这样啊”

 

金夏温拍拍他的肩膀,就像是每次公演上台前他都会做的事情一样。

 

“没什么,我告诉你是想说,你以后还想吃的话,可以过来,也可以带别的朋友来。那我先走了,回见”

 

“夏温再见”


评论(10)
热度(51)

© Albtra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