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traum

立派な社会不適合者
人生牢笼

【甜丧】在此告辞

*看完津轻实在太丧了

*金夏温x李炳宰 或者 李炳宰x金夏温

*独白为主


没办法说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一定是什么,直到死前他是一直不断在变化的,可以是一首单曲循环上千次的歌,或是小时候妈妈买的玩偶,在一起长大的好朋友,甚至可以是并不能被具象化的东西,比如别人的爱,被人关注的感觉,聚光灯的热度,人群的欢呼声,冬日下雪的午后身边的温度,肚子饿的时候饭菜的香味。


到真的决定与世界诀别前,是不会知道到底什么才会是最重要的。


有两件事情是永远也没办法阻止,但也很容易被紧密相连的。


爱情和死亡。


可以爱一个人爱到想和他共度余生并分享最后的一块栖息处,所谓永恒的爱尽头就是死亡,即使没有前世和来生,这辈子就已经长的足够了。


之前似乎有过想和那个女孩就这样互相纠缠到结婚的念头,不断的争吵然后道歉,因为她想当夜店女甚至想给她开夜店,想为了她去写温暖的歌,明明已经尽力在改变了又好像丝毫没有起色,打工恋爱rap没有一样是做的好的。


每次因为钱的关系争吵的时候就会觉得很累,和爸爸要钱去租地下室的时候也是一样,还有给她听demo的时候被她说为什么哥哥写的歌总是一个风格的时候,在夜店门口因为身份证没能进去看着她和其他男生排着队搭话的时候,总会有一种为什么在做一些并没有用的自我挣扎的感觉。


有时候也想放弃自己了,但是没有那个勇气,别人都说活着比死更需要勇气,但是死前那一刹那,人的勇气估计全部都被用光了,只能就这样活着。似乎有人说过这样的话,人生中如果一定要有一件事失败的话,必须要是自杀。


数不清第多少次想在手腕上重重的来一刀,最后只在手腕上留下浅浅的痕迹然后作罢。


说不准是什么时候和她分开了,是又一次因为吃了一顿超过两万韩元的饭吵架的时候,还是公演并没有自己期望中那么多粉丝回到家自己发脾气的时候,总之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分开了。


不是没有比现在更难的时候,当时也捱过来了,盧橌总说你就不应该和那个女生在一起。那怎么能是对方的错呢,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只能说陷得更深的自己错了。也有想象过如果把去精神科的钱省下来去她想去的地方,或者是别再打那么多份工好好练习rap的话是不是就能给她想要的生活。


这是一个未解的话题。


盧橌允浩和载民提议大家一起去高等rapper第二季海选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自己如果被选上初赛会是什么样子的,又总对自己拼命练习赢得的能力有信心,期待值过高就会双倍失望。


参加这个比赛唯一让人觉得高兴的事情就是遇见金河温。


金河温,说到他的名字都会变的温暖一些。


从和金河温相遇开始就知道自己完蛋了,在此之前从来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前世今生,就像是相处多年一样知道对方的理想距离,从性格开始到爱好都是互补的,生活细节和喜欢的食物。


是不是开始能得到救赎。


金河温是太阳没错,但他不是牧师,没有能力给他读圣经让他重生。


被粉丝问你不是很开心为什么还要伤害自己的时候也有问过自己,现在太幸福了,害怕失去所以才会这样的。身边的人来来往往已经是定律,比起迎来kiff klan解散,金河温离开自己的未来,没有也没关系。


时间如果能立刻暂停就好了,暂停在目前为止最开心的日子里。


有人听自己的歌,被人爱着,能肆意的吃想吃的东西,做想做的事情,就像歌里唱的,李炳宰终究也只是一个自私的人,离开以后的事情从来没有想过。


金夏温总说很多人都没办法到达他的境界,人必须接受自己的黑暗面才能变的完整,他能把自己的黑暗面剥开伪装扔到聚光灯下面去是勇敢的行为。


其实事情不是这样的,或许就像她说的,你要有多失败才会把病历拿出来当成一个卖点,让别人知道你是一个多失败的人是件很光荣的事情吗。


在公演看见她也来了,站在后面,本来想给她唱的歌没有唱完就走了。那个刹那才想起来,似乎她一走她的脸也变的模糊了。


原来恋爱也就是这么一回事。


都会忘掉的。


反正已经失败了那么多年,说不定再等等就有希望了,哪怕上帝从不听祷告。


和夏温一起去常去的咖啡厅垃圾桶的时候把自己随身携带的美工刀顺手扔进了店里垃圾桶。


评论
热度(32)

© Albtraum | Powered by LOFTER